2019年2月25日 星期一

基隆美食 人體胎盤的法律定性分析及權利救濟

基隆美食 刑事辯護胡寒冰 18-07-26 18:36 “我想拿回自己生產的胎盤,可醫生說已經把它作為醫療垃圾處理了,我想問一下究竟誰才是胎盤的所有者。”可能不是每個產婦都會關注產後胎盤的問題,但是當你需要要回胎盤時,面對醫院的答复,大多數人都會如此經不住捫心自問。在實際情況中,多數醫院也都是把產婦分娩的胎盤作為醫療廢物進行統一處理,認為胎盤所有權屬於醫院,事先都不會主動徵詢產婦的意見或者直接讓產婦簽字確認交給醫院處理。 胎盤(placenta)是胎兒與母體之間物質交換的重要器官,是人類妊娠期間由胚胎胚膜和母體子宮內膜聯合長成的母子間組織結合器官。胎盤還是一味中藥,稱之為紫河車,又叫人胎衣、胞衣、衣胞、胎衣、胎膜。目前我國對人體胎盤的法律研究並不多,也未有專門著作對其研究。雖然衛生行政管理部門通過規範性文件明確胎盤屬於產婦所有,但各地醫院在對待產婦胎盤時更是管理混亂,肆意侵犯產婦對胎盤所有權現象時有發生。由於大多數產婦尚未未有意識到自身權利受到侵犯,導致該問題並未大規模暴露出來,但隨著公民權利意識的增強,人民更加註重對自己權利的保護,筆者認為,如果醫療機構仍按照以前的舊的模式管理,不注重胎盤管理制度的建設及醫療人員法律素質的提升,恐怕將引來大規模的訴訟。 人體胎盤作為胎兒出生時附隨物,其法律屬性是什麼?如何定義其權屬,由於該問題尚未引起社會關注,法學理論界都其研究也是少之又少。筆者在此撰寫此文,著重從人體胎盤的法律屬性、權屬及權利救濟方面做出淺薄分析,拋磚引玉,希望能夠引起社會對胎盤保護的重視與研究。其他動物胎盤由於理論界和實務界認知較為統一,筆者就不在此贅述。 一、人體胎盤的法律屬性 對於人體胎盤法律屬性,理論界雖然探討不多,但主要可以分為兩個派別,有的學者認為,身體的一部分與身體脫離後就可以視作獨立的物體,例如人體器官、血液、毛髮等,受到物權法的保護;有的學者認為人體胎盤屬於人體器官,屬於法律上“特殊物”,應當歸屬於人身權調整範疇。筆者認為,人體胎盤是兼具有物和人身權雙重屬性的特殊物,甚至在部分地區其人身權屬性大於其物的屬性。首先,人體胎盤本身俱有物的屬性,它從母體出來後就是有形的、獨立存在的,雖然國家規定禁止買賣人體胎盤,但並不妨礙它作為中藥材而存在,其本身俱有一定經濟價值。其次,由於人體胎盤是從母體中分離出來的,其又不僅僅是作為一個獨立的物而存在的,其本身往往帶有人身權屬性,這種人身權屬性既可以是基於母體而存在的,也可以是基於人體胎盤本身俱有的人身象徵意義而存在的,例如在我國部分地區有著埋葬胎盤以祭奠生命的偉大或者祈願新生嬰兒健康成長的風俗,在這些地區或者針對這些地區的人實施侵犯人體胎盤權利行為,如果僅僅認為對當事人物權的侵犯,顯然是不夠的,其還侵犯了基於人體胎盤享有的人格尊嚴、公序良俗以及基於具有人格象徵意義的紀念物人格權,對於這種侵犯應當按照侵犯人身權承擔賠償責任。最後,我國是禁止人體胎盤買賣的,之所以這樣規定,也是考慮到人體胎盤雖脫離原母體,但其與母體的人身權有著緊密聯繫,與整個社會價值倫理體系建設與維護公序良俗有關,如某人出於羞辱母體的目的,將人體胎盤懸掛於公眾場合,如果只認為對物的侵犯,受害人僅享有物上返還及經濟賠償的權利,不享有精神損害的賠償,但這顯然無法彌補對母體精神方面的造成傷害,這也不符合有損害必有救濟的要求。 二、人體胎盤歸屬權 對於人體胎盤的歸屬,法學界以及醫學界對胎盤的歸屬有著不同的看法,主要有父親歸屬說、母親歸屬說、父母歸屬說、胎兒歸屬說、母親胎兒歸屬說、醫院歸屬說等觀點。目前部分醫院基本上持有的觀點都是醫院歸屬說,醫院有權按照醫療慣例把產婦分娩的胎盤統一處理,即自然獲得胎盤所有權,但該理論現卻無任何法律依據作為支撐。衛生行政管理部門的觀點則是母親歸屬說,根據《衛生部關於產婦分娩後胎盤處理問題的批复》及《加強產科安全管理十項規定》中規定,胎兒附屬物(胎盤)應當歸產婦所有。筆者認為,人體胎盤是受精卵在發育過程中由胚胎胚膜和母體子宮內膜聯合長成的母子間組織結合器官,是用於胎兒與母體之間物質交換。胎盤的形成是受精胚胎與母體子宮聯合長成的,歸屬權應當是屬於母親及胎兒的,而且在我國已開始有限的承認了胎兒具有民事權利能力,當然胎兒出生為死胎的除外,不能因為胎盤產生於母親體內就忽略對胎兒權利的保護。故筆者認為胎盤的歸屬應當屬於母親與胎兒共有的,在胎兒出生為死胎時歸屬母親所有。 三、人體胎盤歸屬權法定阻卻事由 我國現行規定,人體胎盤一般情況下歸屬產婦所有,但也規定了例外情形。根據衛生部關於產婦分娩後胎盤處理問題的批复》及《加強產科安全管理十項規定》規定,產婦放棄或者捐獻胎盤的,可以由醫療機構進行處置。在胎盤具有傳染病傳播的情況下,醫療機構應當及時告知產婦,按照《傳染病防治法》、《醫療廢物管理條例》的有關規定進行消毒處理,並按照醫療廢物進行處理。根據上述規定,醫療機構要合法、無償取得胎盤的處置權有三種情形:產婦放棄、產婦捐獻胎盤、人體胎盤具有傳染病傳播的情況下且及時告知產婦,前兩種情況比較容易理解,權利人放棄處置權或轉讓處置權,乃為權利人自主意識表示,但對人體胎盤具有傳染病傳播的且及時告知產婦情形下,醫療機構合法、無償獲得處置權則較為複雜,筆者認為需要同時滿足兩個條件: https://www.teamo.com.tw/klfood01.html 1、人體胎盤具有可能造成傳染病傳播。 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第三條規定,我國將傳染病分為甲類、乙類和丙類,並在第二款、三款、四款具體列明了傳染病種類,故醫療機構獲得處置權時需要證明人體胎盤已感染傳染病病原體或者產婦本人攜帶有傳染性疾病。對於認定人體胎盤具有傳染病傳播可能性的時間點。筆者認為應當是產婦在生產之前就具有傳染病,即產婦本人攜帶有傳染性疾病或者在孕期胎盤已感染傳染病病原體,而不包括在生產過程中或生產後由於醫療機構自身失誤導致人體胎盤感染了傳染病病原體。由於醫療機構的失誤導致人體胎盤可能導致傳染病傳播的,醫療機構雖有權獲得胎盤處理權,但不代表醫療醫療機構可以免責,產婦仍可追究醫療機構侵權責任。 2、醫療機構應當及時告知產婦。1946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的第59(1)號決議,將知情權列為基本人權之一,《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第三十三條規定,醫療機構施行手術、特殊檢查或者特殊治療時,必須徵得患者同意,並應當取得其家屬或者關係人同意並簽字;無法取得患者意見時,應當取得家屬或者關係人同意並簽字。現代法治雖然允許公共管理機構出於維護、保障公共安全,在未經權利人同意下,可以採取緊急手段處置或者限制權利人一定權益,但知情權作為公民的基本權利,公共管理機構應當履行告知義務。人體胎盤處理涉及到權利人的人格尊嚴,權利人享有對人體胎盤處理知情的權利,醫療機構也應履行告知的義務。雖然告知並不會妨礙醫療機構獲得人體胎盤的處置權,但是它侵犯了當事人的知情權,如同醫務人員在診療活動中應當向患者說明病情和醫療措施,如未盡到相關義務,造成患者損害的,醫療機構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雖然我國規定人體胎盤具有傳染病傳播可能性可由醫療機構處理,但並未規定胎盤具有傳染病由何部門認定以及對認定結果不符的救濟機制。根據《傳染病防治法》中規定,衛生行政部門負責傳染病防治及其監督管理工作,疾病預防控制機構承擔傳染病監測、預測、流行病學調查、疫情報告以及其他預防、控制工作,醫療機構承擔與醫療救治有關的傳染病防治工作和責任區域內的傳染病預防工作。人體胎盤具有傳染病的認定應當由疾病預防控制機構承擔,但在實際中醫療機構往往通過其內設機構進行病理性檢驗認定,一旦醫療機構認定為具有傳染病就直接作為醫療垃圾處理,當事人根本無救濟途徑。 四、人體胎盤的侵權救濟 根據筆者查詢的相關信息,全國涉及到胎盤侵權或權屬糾紛案例僅有三個,一為2001年4月23日全國首例人體胎盤糾紛案,由浙江嘉興市秀城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法院最終因原告在時隔五年後再向被告主張權利,其訴訟請求不能成立,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二為2011年4月18日黑龍江大慶讓胡路區人民法院受理胎盤糾紛案件,法院審理認為,公民對其私人的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產婦分娩後,胎盤應當歸產婦所有,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買賣胎盤。只有在胎盤可能造成傳染病傳播的情況下,醫療機構才有處置產婦胎盤的權利,而且這種情況必須及時告知產婦。在被告未能提供證據證明胎盤具有傳染病情況下,不能認定原告的胎盤屬於醫療廢物,而應當認定是屬於原告所有的一種物,由於該物的滅失是由於醫院的保管而造成的,醫院應該依法承擔賠償責任,但由於胎盤不能買賣,不能用市場價格談論賠償,在原告沒有證據證明被告醫院因侵犯其胎盤而獲利的情況下,最後法院依據公平原則,判決被告醫院賠償原告胎盤200元。三為2015年7月16日北京市丰台區人民法院受理的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權責任糾紛一案,在本案中法院認為醫務人員在診療活動中應當向患者說明病情和醫療措施,未盡到相關義務,造成患者損害的,醫療機構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法院審理認為我國確有部分地方存在埋葬胎盤的風俗習慣,支持了受害人精神損害賠償要求,但因胎盤系禁止買賣的物品,其價值不宜用金錢進行衡量,故原告要求被告丰台醫院賠償胎盤損失的訴訟請求法院未支持。 從以上三個案例我們可以看出,各地法院在審理類似案件的過程中既有相同之處,也有不同的處理原則。法院對於以人體胎盤的滅失追索經濟賠償的,基本上以胎盤禁止買賣為理由不予支持。如果認為人體胎盤僅屬於物的範疇,受物權法調整,那這樣會導致人體胎盤權利人處於一個比較尷尬的處境:其他動物胎盤受物權法保護,在遭受損失後,可以追索經濟賠償,而人類的人體胎盤同樣受物權法保護,但是因禁止買賣而無法追索經濟賠償,這顯然不是物權法的立法本意。故筆者認為,在我國禁止人體胎盤買賣及追索經濟賠償受限下,司法機關應當從人身權範疇注重對人體胎盤進行保護,這樣對於那些因醫院侵權行為導致人體胎盤滅失而又無法追索經濟賠償的受害人,可以在人身權範疇內請求精神損害賠償。立法機關應當在立法時考慮如何對人體胎盤等這種具有雙重屬性的“特殊物”進行定性,構建好“特殊物”救濟機制,避免司法機關在法律適用時出現人權保護低於其他物權保護尷尬局面。行政機關應當建立完善醫療廢物監督機制與醫療廢物認定錯誤追究機制,儘早完善細化《醫療廢物分類目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